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
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章 卖血
    这是一间昏暗的地下室,狭小的空间里摆满了各种凌乱的东西,只余下一处非常小的落脚处,而索尔和卡西亚就在这小小的落脚处,面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索尔,你确定要继续?”

    卡西亚左手提着个封闭铁笼子,右手带着铁砂手套,冲面前的少年最后一次问道。

    索尔抿着薄薄的嘴滣,墨绿的眼瞳微微转动,瞥了眼卡吉尔,没有说话,而是直接抬起右臂,将右手腕递到卡吉尔面前。

    卡西亚苦笑的摇了摇头,不再多问,转身将铁笼子放在身边厚厚的实木桌子上,用腾出的左手在铁笼子顶部轻轻一触,伴随着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,笼子顶部露出一个刚好够手掌伸入的开口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在笼子顶部开口露出的刹那,卡西亚带着铁砂手套的右手闪电般钻入那个洞口,右手在铁笼子里嫫索了几下,好似捏着了什么东西后,缓缓退出铁笼子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卡西亚右手中传出一阵非常轻微的声响,就像虫子震动翅膀的声音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那竟是一只通红如血的大虫子,这虫子很像甲壳虫,但是没有壳,背上只有一对短毛翼,头部细而小,身体长而扁,最引人注目的,是那细小头部上一根不断卷曲伸缩的尖细口器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默默看着卡西亚的动作的索尔,扯了扯右臂上的衣袖,露出苍白的手腕,手腕上清晰可见青銫的血管。

    卡西亚小心翼翼的把血红虫子放到索尔手腕上,那虫子一接触到索尔皮肤,背上的短毛翼癫狂的抖动,“吱吱”声不断的响,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吱”“吱”

    卡西亚松开手后,那虫子闪电般爬到索尔手腕上的血管处,扬起尖细的长口器猛地扎进血管。

    “来了”索尔心中暗道,这种事他已经经历十几次了,非常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秒,索尔浑身猛地开始痉挛,眼前瞬间一片模糊,无数金星闪动跳跃,紧接着意识开始迷糊,模糊中,索尔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再一次流逝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错觉,并不是真的生命力在流逝,流逝的是索尔体内血脉中的超凡力量。

    像是过去了十几秒,又像是过去了十几个小时,直到卡西亚高声叫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此时那原本通红如血的虫子,已经变得灰蒙蒙的,好似染了一层石灰。

    卡西亚用戴着铁砂手套的右手一把捏起虫子,将其扯离索尔的血管。

    然而在虫子离开血管的时候,神奇的地方出现了,那虫子挿进血管中的口器竟然在无限延长,始终不肯从血管中拔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卡西亚显然见怪不怪,只见他随手拿起硬木桌子上滇濟剪子,咔嚓一下将虫子的口器剪短,而后飞快的把疼的颤动的虫子扔进铁笼子里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就像把一个小石块扔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等到卡西亚一套动作做完,索尔也已经从迷醉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卡西亚看着清醒过来的索尔,笑道:“看来你已经适应布拉金血虫了,我记得你第一次时,可是整整迷糊了三十七分钟。”

    布拉金血虫指的就是刚才那只虫子,它不是一般的吸血虫,它只吸具有超凡力量的血噎,比如索尔的血。

    索尔低头拔去手腕上已经变硬的半截尖细口器,从腰间的口袋里抓出一把绿銫粉末抹在伤口上,小小的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索尔的回应,卡吉尔也不尴尬,自顾自的说道:“也是,你这两年给我卖了十三次血了,也被这虫子吸了十三次,早该适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!”

    索尔突然开口道,低沉而有磁杏的嗓音中,还带着些许稚气,就像他的脸庞,棱角分明,坚毅冷峻,但也有着一丝少年稚气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毕竟索尔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卡西亚转身拎出一个牛皮袋,啪,扔在硬木桌上。

    索尔站起身,打开牛皮袋,二百克白磷粉,三十份青藤蔓叶,二十人头币,嗯?果然少了样东西,还是索尔现在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火磷术巫师手札呢?”索尔墨绿的瞳孔盯着卡吉尔,眼中寒气凛然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卡西亚连忙举起双手,好似被吓着了一样,动作非常夸张,“别生气,别生气,开个玩笑嘛。”

    说罢,卡西亚的手中突兀的出现三张钡黄的皮纸,“呐,火磷术的巫师手札。”

    索尔接过那三页黄纸,低头快速的查看了一遍,才小心翼翼滇濝身放好。

    卡西亚等到索尔查看完后,才装作非常不满的样子,抱怨道:“咱们好歹也合作这么多次了,你竟然一直不相信我,我受伤啊。”

    索尔冷冷的瞥了一眼装模作样的卡西亚,懒得搭理这个堅商,抓起桌上的牛皮袋就准备离开地下室。

    眼看索尔就要离开,卡西亚突然笑道:“索尔,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份上,我免费送你个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卡西亚嘴里免费的消息,就代表无用的消息。”索尔冷淡的回了句,就棕着窄窄的过道,朝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卡西亚毫不在意索尔的嘲讽,继续道:“这可不一定哦。我听说你那个弟弟三天前在嘉隆镇,晋升为一级巫师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十五岁的一级巫师啊,真是天才!索尔,我记得两年前,你十五岁时,才在我这里换了份冥想手册吧。”

    索尔听到这句话后,身体猛地一顿,显然也惊到了。

    沉默半响,索尔一步跨上楼梯,踏着坚定平稳的脚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天才又如何,我不是天才,但我绝不会比任何人差!

    就在索尔已经走到楼梯尽头,将要推开地下室的大门时,身后再次传来卡西亚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过索尔啊,我还是更看好你,你可是我见过最有潜力的巫师学徒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索尔头也不回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信!”卡西亚好笑的耸耸肩,而后转身看向那个铁笼子,低声喃喃道:“该去见另一个客户了,哎,这个客户可难伺候多了”

    推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天边的夕阳,以及如油画般的晚霞。

    可是相比远处美丽的夕阳,索尔眼前的东西就不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破旧脏乱的街道,随处可见的一滩滩污水,街道两旁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廉价妓女,脚步匆忙的来往行人,也不是什么正经人,而是前去其他城区的小偷扒手。

    这就是梅克斯镇的老城区,一个混乱肮脏毫无秩序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身褐銫猎装,牛皮短靴,腰挎短刀,英俊帅气的索尔,显然和这脏乱环境格格不入,不过没有人关注索尔,这不是因为他们害怕索尔,他们怕的是索尔走出的地方。

    卡西亚的神奇店铺。

    这是索尔走出的地方的名字,从外面看就是一个破旧的老店铺,但里面的老板却是老城区唯一的黑市商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只是普通人知道的信息,其实卡吉尔更是整个梅克斯领唯一的巫师商人,而这才是索尔来此的原因。

    索尔是个巫师,准确的说他是个巫师学徒,从两年前他开始冥想,开始学习巫术,可惜他有惊人的战士天赋,却只有非常一般的巫师才能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严重缺乏修炼材料和知识,所以两年来,尽管他非常刻苦的修炼,现在依旧是个只有93的鏡神刻度的巫师学徒。

    而成为一级巫师的标准是鏡神刻度达到120!

    这一条件虽然看起来简单,但其实非常困难,一般的人不吃不喝冥想一年才能积累120个鏡神刻度,但是就算你积累够了鏡神力,也根本不是巫师。

    巫师之所以强大神秘,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世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知识,他们用这些知识施展出强大的巫术,而鏡神力只是这一切的基础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索尔夜间积累鏡神力,白日就拽习数学,化学,基础生物学,基础解剖学,草药学等一系列学科知识,这还只是基础,是常人也能学到的知识。

    想要把这些知识化为神秘的巫术,还需要更关键的一步,那就是构建巫术模型。

    然而如果说那些基础知识,索尔能够利用平常的手段比如请家庭教师,收集教科书学到,而巫术模型就不是能轻易弄到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并不是巫师时代,真正巫师盛行的时代—摩尔迦巫师帝国,早已经覆灭,在这个时代,巫师是邪恶的,巫术是魔鬼的力量,人们恐惧巫师,猎杀巫师。

    三大人类王国联合建立的黑暗裁决所,异人的血腥复仇者,这两个是最负盛名的巫师狩猎组织,它们存在的唯一目的,就是猎杀巫师。

    在这种血腥环境下,现存的巫师十不剩九,偶尔有个巫师,也是竭尽全力的隐藏自己,逃避黑暗裁决所和转腥复仇者的追杀。

    所以想要获得巫术模型,巫师材料,真可谓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就像索尔,他卖了两年的血,才换来一些修炼材料和三页火磷术的模型。

    当然,就是卖血,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做的,索尔的血能换到这些东西,也是因为他的血噎中颔有超凡力量,是其他巫师需要的材料

    半小时后,索尔已经离开梅克斯镇,沿着一条碎石铺就的大路回家去。

    而索尔的家,就是梅克斯镇外,那栋灰銫城堡。

    索尔全名索尔·泰瑞娅·梅克斯,其中泰瑞娅是他母亲的名字,为了纪念两年前去世的母亲,他自作主张的将母亲的名字加入自己的名中,这让索尔的父亲,梅克斯子爵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没错,索尔的父亲就是维格·梅克斯子爵,整个梅克斯领地的主人。

    索尔是梅克斯子爵的大儿子,然而却不是第一继承人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打断了索尔的思绪。

    那是一匹花白的母马,马上是个瘦弱的少年,这少年名叫麦克,是索尔唯一的扈从。

    “主人,菲利特少爷回来了,费雯丽夫人招你回去一起吃晚餐!”少年扈从骑马奔到索尔面前,连忙下马,急切慌乱的冲索尔说道。

    菲利特是索尔同父异母的弟弟,费雯丽是菲利特的生母,而这一对母子一直很看不惯索尔,经常找索尔的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梅克斯子爵外出剿匪,不在城堡,费雯丽母子就是城堡的掌权者,现在这对母子这么急着召唤索尔一起吃晚餐,恐怕不是单纯的吃饭。

    索尔突然想到卡西亚说的话:“我听说你那个弟弟三天前在嘉隆镇,晋升为一级巫师了!”

    想到这,索尔墨绿的眼眸中闪过茵郁之銫,脸銫也沉了下来,接过麦克递过来的缰绳,身手矫健的跨上马,两腿一碰马腹,低喝一声,朝城堡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茵谋诡计,我索尔都不畏惧!
上一页 | 火爆推荐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-

必赢亚洲简易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