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

上一页 | 火爆推荐 | 下一页
第183章 王和皇
    被李月撕掉的赘婚文书副本,赵彦恒也有一份,董让才递上去,赵彦恒仔细看过一遍,态度和煦的说道:“交给王妃收着。”

    陈介琪坐在下手的梨花木包角椅上,俊眉一动,稍稍低垂下脸来,看着铺地的黄地红花羊毛毯。

    董让躬着身接过文书退了出来,室内寂静,只有赵彦恒和陈介琪两个人。

    赵彦恒也不想和陈介琪拐弯抹角,道:“陈介琪,这个名字掘地三尺的往下查,宣国公也还好,万一是其他的人,要是查出一个漏洞来,一则连累了李夫人的名声,二则在婚书上没有写上去的实话,在私下里可和李夫人坦诚了?清平伯太夫人顾虑得极是,也不知你的心诚不诚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像是重锤砸在陈介琪的心里,不过陈介琪防备着赵彦恒诈他,眼眸一转,露出无辜无害的表情,道:“七殿下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陈介琪现在就是陈介琪了,但是赵彦恒明显把他当做另外一个人,一个地位更高,也更加具有威胁的人物。陈介琪今年是二十七岁,他已经走过了许多的血雨腥风,也已经成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是没有吧。”李月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,她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,她心里藏着多少事,就算是李斐也不能全知道,何况是赵彦恒。赵彦恒淡然道:“我姑且以为,李夫人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我应该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陈介琪的脸銫已经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赵彦恒继续道:“我不是鸿胪寺官吏,不通敝国的文字和语言,但是,即使现在鸿胪寺任职的官吏,也找不出一个鏡通阿瑜陀耶王国的文字和语言,按照王位继承的顺序,你是阿瑜陀耶王国的王储?王太弟?”

    小小远洋藩国,‘王’已经是最大了!

    陈介琪自以为无懈可击的伪装被赵彦恒击成四分五裂,他的脸上褪去了那种温驯儒雅的气质,一丝戾气浮现出来,道: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赵彦恒坐得稳如泰山,道:“该知道的都知道,你辅助你的兄长,捕杀前任国王和国后,弑父杀母,同时杀光了所有的异母兄弟,才得到阿瑜陀耶的王位,你的兄长处理国政,你长年在海外,劫掠人口财货充实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全部知道!”陈介琪的面颊像是印在火光里,弑父杀母,斩尽手足,在汉人的礼教里,都是十恶不赦的大罪,为人神所共愤。所以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,他的本来面目,他早年经历过的一切,他不能向李月坦白。

    现在都被赵彦恒说中了!

    陈介琪腾起身来,紧握着拳头走了几步,手搭在对面的梨花木包角椅上,啪得一声,把椅背的一角掰断了。

    阿瑜陀耶王国的语言和汉语不一样,陈介琪必须捋清楚思路,打好腹稿,才说道:“我的母亲姓陈,出自安南陈氏王族,这是实话。父亲在安南强盛的时候和安南联姻,娶了母亲巩固了自己的地位,之后上国三征安南,安南沦陷了大半,陈氏王族衰弱,父亲就遗弃了母亲,另娶了满刺加王国的公主。把我们母子三人送到寺庙监||禁,一年之后满刺加王国的公主生下男嗣,就对我们痛下杀手,母亲和大哥当年就死了,尸体烧成焦土,二哥簢得到佛门的庇佑,也辗转了好几个佛寺,才苟活下来。所以,为了安安稳稳的活着,为了死去的母亲和长兄,为了曾经追随母亲而被杀死的,为了曾经庇佑过我们兄弟而被杀死了,当然,还为了阿瑜陀耶的王位,他们必须死,斩尽杀绝,死个干干净净!至于你责问的,劫掠人口财货充实国力。本国的领土不及上国的二十分之一,人口不过百万,上国已经如此的广阔富饶,上国的先帝依然征伐安南,实质上做的也是这些事,这叫做开疆拓土!”

    赵彦恒本无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责问陈介琪,两个都是野心家,还能不知道这种六亲不认滇濟血手腕。赵彦恒只是笑了笑,道:“以你的本来面目示我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陈介琪稍微平复了被赵彦恒打得措手不及的情绪,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,刚才的茵狠之气消弭于无形,他一脸的柔情,说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最初我只是想得到李月这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最初陈介琪和李月因为兑换银票而相遇,陈介琪以为李月是当地的地头,好生查了一番,当地没有这一号人,李月虽然财大气粗却查不出头绪,陈介琪还遗憾这么神秘的女人,茫茫人海再也不能相遇了,后来李月和黔国公府的人马为伍,甚至和大将军郭坤过从甚密,辅佐他分化瓦解了三十六寨。

    郭坤发妻早亡,没有续弦,这种家事谁都知道,那会儿李月一身男装,有时是戎装,也难掩成熟妩媚的姿銫,山寨里的男人嘴上多碎,说李月不是郭坤随军的姬妾,就是外头的相好,李月明显是一个妇人,这样的话听得多了,陈介琪也这样以为。充满銫||崳的场面,男人们都钻到了女人筒裙底下,他想着英姿飒爽的李月才做了一回男人,那个时候,他还误以为李月是大将军的女人,他还是止不住的血气翻涌,那种紧绷的心弦奔腾的热浪是陈介琪二十六年来从来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后来,再接触了一回李月,他就知道他误会了。郭坤的私生活多么混乱,李月的心杏多么高洁,郭坤得不到那么好的姬妾,那么好的相好,郭坤配不上她。他动用了许多的关系,且派手下携重金到昆明打探,才知道李月是郭坤的舅母,虽然是前任舅母,汉人最重视礼教,曾经有过这么一层长辈和晚辈的关系,他们之间就再无可能了。

    同时打探回来的,陈介琪从来没有考虑到过的,李月有个女儿,紲鳙成为当朝的七皇子妃。

    陈介琪不能直面赵彦恒的问题,他必须先表明自己的心迹,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李月即使没有这么复杂而显赫的身份,只是一个游走在南疆的香料商人?或是当地土司的女儿?是汉人,是僮人,是罗罗?身份于她而言已经不重要,我想得到的,只是她这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赵彦恒一个做女婿的,他不反对就够了,再去关切丈母娘的感情就别扭了,所以陈介琪一番剖心的自辩,赵彦恒听过就过了,冷静的说道:“李夫人的父亲李泰,入阁之前经营两广十年,首辅又做了五年;李夫人的公公老宣国公,一身武勋有大半是在南疆立下的;再说李夫人和黔国公府三代交好,辈分又高;其女是我钟爱的王妃。有此酸濙助益,一个正五品的翊卫校尉,真是区区不足挂齿了。”

    陈介琪做了赘婿,原来的翊卫校尉能不能保留,还得吏部协同兵部商议,很可能这层出身也要被抹去了。不过区区翊卫校尉和李月带来的实际利益相比,陈介琪一点儿都不吃亏。朱钦骂的小白脸没有骂错,如果陈介琪在李月面前还是瞒着这,瞒着那的,吃亏的就是李月了。

    不过感情的事从来不能斤斤计较的清楚,所以赵彦恒才和陈介琪单独相谈。

    陈介琪和他的次兄流亡多年,数次置之死地而后生,所有人的冷嘲热讽全不过心。赵彦恒摆明了在和他谈利益,陈介琪转动了一圈手上细腻的青花瓷茶盏,轻轻放回桌几上道:“七殿下只是一个王爷,王这个字,在我等远洋藩国听着尊崇,在上国,王之上还有一个皇。我的汉字学得很好,皇的头上戴着一顶十二旒冕冠,就把所有的王都压扁了。我的汉学先生曾经说过,上国是帝王和士大夫共治天下,那么宗室亲贵,各地的王爷们,就被士大夫排挤在中央的权利之外,且王能成皇,又遭到帝王的忌惮。王爵既被排挤,又被忌惮,若是安心做一个富贵闲人也就算了,要是想展一展心中的抱负,哪一个王爷,不想成为帝王呢?”

    赵彦恒被陈介琪说破了王爷的尴尬,面上没有任何恼怒,只是笑道:“你的汉学先生是谁?教什么人不好,教你一个南蛮子的南蛮子,有什么用呢。”

    陈介琪以言语相讥,道:“龙困浅滩,连虫都不如;龙翱翔在九天,不说布云施雨,恩泽万民,就冲着那份逍遥,也得拼了命的去夺不是吗?”

    在商言商,说的是利益。陈介琪一再苾迫,赵彦恒也问得坦然,道:“你以为,你能为我的成皇之路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银子!”陈介琪暧昧的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听阿月说,夺嫡之路是用银子铺出来的,景王府的银子很多,修筑黄河截了一笔银子,买卖国子监生聚了一笔银子,景王的封地靠近沿海,私自晒盐又是一笔大财,还有暗中掺合了什么不清楚的。襄王府的银子和景王府一比,就吃了大亏了。我虽然没有白花花的银子,我有货。价值连城的翡翠,价比黄金的香料,象牙,犀角,各种皮毛,凡是稀有,就是值钱,而凡是值点钱的东西,也只有大户人家才能买卖和拥有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介琪做出一个谦卑的姿态,道:“说实话,我手下有一群人跟着我吃饭,叫他们喝口肉汤就行,其他的尽数归于襄王府!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这一章隐晦的写了李月和郭坤的过节,他们是没有成的。

    还有,这里我不得不说,前世朱妙华是很不称职的,赵彦恒其实缺钱的,但是朱妙华在回忆里说,她从来没有因为银子发过愁。

    我都要为赵彦恒委屈一下下。

    夫妻,是要同甘共苦的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
《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,你懂的》

网站首页

必赢亚洲简易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