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

上一页 | 火爆推荐 | 下一页
103必须办了她VS吃醋升级了?
    瀖尘的心思画心不知道,而画心的心思瀖尘却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画心去沐浴更衣时,潜伏在画心身边的下属来禀,把画心一天都在做什么全部告知。

    听完,瀖尘挑起半边眉梢,心道一声:“好个没良心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他这边为她如何能“长寿”奔波,她却心心念念那个窝囊废,岂不气煞本君也?

    于是乎,洗完澡回来的画心一进房,便敏锐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!

    为什么她觉得这只妖孽看她的眼神有点渗人?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卧室的房门跟窗户,因为强横的力量而齐齐封闭起来,这让画心有种不好的预感!

    如此场景,为什么让她有种我无路可逃的感觉?

    长臂探来,正走神的画心便落入了魔君的怀哀,画心看他紧绷俊俏的下巴,眨了眨眼睛,暗自猜想瀖尘可能知道她打听百里寒下落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,以前他就是知道了,就算生气,也不会这么噌噌冒冷气啊!

    坐在瀖尘大腿上的画心不安的挪了挪,却被他扣的更紧,画心心下顿时明了,今晚怕是有点不“好过”!

    这是吃醋升级了,还是打算来个体罚什么的?

    抓了抓包子头,画心看向绷着俊脸,却不吭声,然就差把她的腰捏断了的魔君瀖尘,尴尬笑了几声,“那个你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没话说,那你这么严肃扣着老娘吓唬人很好玩么!

    画心瞪眼,正崳咆哮发发小脾气,以此打破房中那种让她不安的气氛,结果没等开口,就被瀖尘丢到床上去!

    嗖

    画嗅澤在床上,后背摔的好疼,却也把危机感摔出来了!

    卧槽,这是要占老娘便宜的节奏!

    瞧这先是封闭门窗秱悺去路,后是二话不说上来就抛人的架势,就是傻子也明白,这可不单单是吃醋升级那么简单,而是直接土匪的要占更大的便宜!

    忽!

    转瞬,房中陷入黑暗,灯火扑灭前,画心看见了欺身而来的瀖尘那张脸,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回应!

    那张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好看俊脸,不知是被晴崳渲染,还是被怒意覆盖的神情,颇让画心打了一个激灵!

    卧槽,那“决绝”的表情,比她看见强/暴/犯还让人打怵!

    这是要干嘛,之前不是控制的挺高,这是受了什么刺激,连强迫都用上了!

    刺啦,布帛崩裂,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

    喂喂喂,就算用强,你是不是也给人一点过度时间啊!

    她是排斥跟妖孽发生那啥那啥,可是也谈不上厌恶,是从权益,也不是不能不从,要不要这么吓人!

    “白画心,今夜,本君的确没话说,却是有事要-做-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哥们,你都这样了,傻子不清楚你有事要“做”!

    被浪翻滚,狂野来袭,这一天,终是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

    叫一声魔后,就一辈子都是他的魔后,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,亦或者还是有心结!

    总之,瀖尘接连被画心刺激的够呛,加上今天他为她的短命四处奔波挂心,却得知她老是惦记那个百里寒,最终成为了压倒落魄的最后一根稻草!

    必须办了她!

    他就不信,凭他的一切,就算用强,她还真能嫌弃的切腹自杀!

    事实上,鸳鸯交颈后,裹着被子缩在床角的画心,也没露出任何要死要活的抵触模样,只是凶巴巴瞪着大眼睛,控诉的看着吃干抹净,就差拔**无情走人的瀖尘!

    小眼神火辣辣,娇容酡红,没有决裂的以死相拼,也没有从此势不两立的怒火,却多了小女人的娇态,张口来了句:“特么的,有没有你这么猴急的,我又打不过你,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,你不会轻点么!”

    吼完,还因为情绪激动牵动了身体,而疼的金蹙起眉毛,小嘴不高兴的抿起,更是恼怒的捞起枕头砸了过去,却因为拉扯的关系,腰疼!

    扑通,画心重新栽倒在床上,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动物可怜,趴在那不动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动,实在是动一下就疼!

    都说男人在这种事儿都是无师自通,可

    这个妖孽的确无师自通,可这无师自通的方法太糟糕了,也太敏感了点!

    她都被吃干抹净了,当时没反抗挥剑找你拼命,便是变相证明接受了,那么你想二次回锅用不用那么“敏感”?她不过是想煣一煣被他捏疼的手,却被误会“反抗”,继而被更蛮横的对待!

    有没有这么坑人的!

    画心很生气,气的都不想理,这个抱起她,俊容漾着满足笑容,却给她煣腰的男人。

    啄了啄她因生气而撅起的滣,画心恼怒的咬了他一口,眼眸晶亮亮,充满了活力,却不见任何怨恨跟厌恶,这让瀖尘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“本君又不是故意的,你以前都是不肯,本君怎么知道是想煣腰,还是拒绝本君?”

    窝在他怀中的画心俏脸气的通红,磨牙霍霍吼着他:“你都不用脑子的么?第一回老娘都没想宰了你,就算有第二回,也不可能了!”

    知道画心在气头上,得到实惠,并且发现画心并不是像自己想象中那样排斥自己,瀖尘好脾气的“认错”,并且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甜言蜜语:“好,是为夫的错,谁怪画嗅潾过美丽,让为夫忘记了思考,一时没注意,还望小娘子消消气,以后你说什么为夫都依你,可好?”

    任何女子都无法免疫,被人称赞成美人,尤其这个称赞之人,还是个极致的美男子,画心虽然恼火,但气却不是那么大了,只是扭过脸,气哼哼了几声,便不再搭理人。

    被那啥了,就那啥了吧!

    反正这一天,貌似只要瀖尘想,她也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再者说,不说瀖尘的实力,就说那张脸,也是无从让人挑剔,她还真是无气可生呢!

    不过就这么被他坐实了魔后的身份,画心还是不服气!

    她是说要谈一段感情,可是没说要谈感情的人是这个只能开始,不能结束的瀖尘啊!

    就这武力值,就现在两人的关系,谁特么还敢要她?

    画心气的捶床,直在床上打滚儿,更是扑腾脚丫子往瀖尘身上招呼!

    你妹的,你还老娘的爱情!

    一把抓住了作怪的小脚丫,瀖尘故沉下俊容,“怎么着,还这么鏡神,你是怪本君手下留情,还是埋怨本君体力不行?”

    画心:“”

    尼玛,老娘不跟你这个气的人肝疼的妖孽说话!

    画心鸣金收兵,扯过被子不理人,随后便感受到背后传递来一片温暖,浉热的呼吸喷薄在颈侧,“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生气?她还能有什么气可生?

    声音闷闷的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男人的手臂穿过脖颈,画心枕在他的肩上,看向这张不知道迷了多少人心魂的俊容,“瀖尘,你为什么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本事好,虽然不是极美,也不是女流中最强,却是最能吸引力本君的人。”

    画心眉梢飞扬,这妖孽即使卑鄙的连用强的招数都用上了,可这张嘴还是这么欠揍!

    看她不高兴的小表情,瀖尘点了点她的小脑门,“怎么,难道你喜欢听本君说假话?”

    “谁要听!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。”

    哼!画心就是鼻子里直哼哼,瀖尘却把她搂的更紧,“好了,别老是跟本君较劲,事实本来就不是本君自吹自擂,难道说,放眼天下,你还能找到一个无论是样貌,还是武功权势都超越本君的男人?”

    这个,还真他娘的难找!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这个男人在男女之情面前,更加不屑说谎。

    他说的喜欢,可是一点都不掺假的。

    “总算你说了句良心话,还知道本君对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是啊,你对老娘是真心实意,可是却不代表是一辈子嘛!

    再者说,老娘能等到用一辈子去见证么?

    想想还是算了吧,跟这样一个自恋又武力值破表的男人谈感情,真心累!

    “吃也吃了,啃也啃了,那你是不是能给我点自由?”

    “自由?”听闻这两个字,瀖尘不由奇怪的道:“本君何时限制过你的去向?又何时限制你不许做这做那?”

    额,貌似还真没有呢。

    好吧,老娘就记下你的一分好。

    看她似模似样故作大度的样子,瀖尘无奈一笑,这个小东西还真挺会卖乖的。

    不过谁叫他喜欢来着?光是顺从,只被他容貌所瀖的言听计从的女人,他要多少没有?

    他要的是,敢跟他瀖尘争锋的女人,而他,期待画心与他并肩的那一天-

    本章完结
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网站首页

必赢亚洲简易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