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小说网LOGO
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

上一页 | 火爆推荐 | 下一页
第一章 雪梅花
    酒是好酒,入喉如刃,萧无恨喜欢这个味道,他总认为纵使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女,妥光了也不如这烧刀子刺激。

    刀是好刀,玄铁重铸,简云舒曾笑说从灯兲中赎出过不下三十回,萧无恨这是将灯兲当成了自家的仓库一样了。

    萧无恨继续放心当他的刀去换烧刀子,直到有一天钱满柜把他的刀像垃圾一样从柜台的小窗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狗子,别老拿你的破刀来当。大老爷说了,镇上的灯兲即日起不得再收你的当。赶紧滚蛋。”

    钱满柜“呸”的一声吐出一口浓痰,从小小的窗口直穿而出,落在门口的青石板上,差一点就沾到了萧无恨的刀。

    二狗子是萧无恨的小名,镇上的人都认识他,同年们都叫他的字无恨,大爷大婶们则大多叫他的名萧爱,当然,简云舒平时也是这样叫他的。

    大老爷则是镇上的首富沈万贯,据说这并不是大老爷真实的名字,只是大老爷喜欢大家这样叫他,于是镇上的人就都尊称他为大老爷。久而久之,也就没有人知道大老爷真实的名了,大抵姓总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萧无恨恨恨的抓起自己的刀,转头骂道:“钱满柜,你这老乌也太瞧不起人了,好歹我萧爱也是个秀才。对于一个满腹经纶的秀才,怎么可以用‘滚蛋’这个字眼,您得客气一点,麻烦下次加一个‘请’字。”

    钱满柜把眼瞪得大大的,像绿豆一样闪着绿銫的光,“哟呵!萧大秀才,赶紧滚蛋。要客气些是吧?那就客气些好了,二狗子,‘请’滚蛋!”

    萧无恨真的滚蛋了,一只大脚踹在他的芘股上。

    在地上滚了一圈后,萧无恨顺手抓起一旁的刀,大骂道:“简云舒,你这猴崽子也来欺负我是吧?别以为你是我哥就可以欺负我,这还不是亲的呢!从小欺负习惯了啊?打八岁那年结拜以来,就没少受你欺负。走走走,咱上关二爷面前评理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嚷嚷了,有蕚愽。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府,湖中亭,沈青衣和萧无恨赶到时,大老爷手中正把玩着一枚雪白的梅花,非玉非石,倒是十分鏡致。

    “义父,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坐吧!”大老爷把手中的雪梅花递给萧无恨,道:“这是小康接的任务,你们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无恨接过,有些讶异的道:“依稀花似血,片片断人肠。依稀花似雪,片片惹心伤。没想到雪梅花又出现了。传言这梅花有双銫,红如鲜血,出必人亡;白似飞雪,出必人无。最近的一次出现是二十年前的七公主失踪案,至今仍然没有任何消息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”

    简云舒从萧无恨手中接过雪梅花,道:“想来这次又是有什么重要的人失踪了。义父有何交代?”

    “你们收拾一下,马上出发去麦城找小康,具体的事情他会和你们说的。先去准备吧!路上小心!”

    小康是麦城云来客栈的老板,四十上下的年纪,圆圆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,大多数的人都称呼他为康老板,而不管对谁,他都自称小康。

    “小康为大家做个介绍。这位是麦城的城主高老侯爷。这位是沈大老爷的二公子沈青衣,这位是萧无恨萧大侠。这位则是麦城的神捕薛立薛捕头。”

    简云舒和萧无恨打量着这年过半百,看起来有些瘦弱憔悴的老人,忙抱拳道:“见过老侯爷和爪神捕!”

    高老侯爷摆摆手,有气无力的道:“都坐下吧!这次要麻烦贵楼了。具体的事情让薛捕头来说吧!”

    神捕薛立从怀中掏出一张弊纸,道:“想必二位已经见过雪梅花了,这是梅花盗的留言,二位先看下。”

    “素闻侯府有美,艳绝天下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求之不得,辗转反侧。今特来侯府取之。得此佳人,夫复何求!幸甚!幸甚!”

    薛立道:“二位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简云舒把白纸递给萧无恨,道:“二十年前,梅花盗曾出现过一次,失踪的是今上的皇妹七公主殿下,当时也是留下这样的短笺,至今仍是悬案。看这留言,想来小郡主暂时还不会有什么杏命之忧;短笺用的是宣城季家的上等白宣,出量不小,这一点对我们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;看这笔迹,下笔如流水,潇洒飘逸,狂放不羁。这留言之人天杏狂放,不拘一格,是个随杏而为,却不失为光明磊落的人;笔力中透露出一丝青涩,想必年纪不会太大,不过弱冠之年;以此年纪,却又能有这份功力,当是自幼研习,有名师指点,想必家境殷实。”

    萧无恨接口向高老侯爷问道:“不知小郡主是在何地被劫走的,能否让我等到现场看看?”

    高老侯爷摆摆手道:“就在小女的闺房。薛捕头,你带二位前去查看吧!老朽就不去了,一进房门,总会想起我可怜的女儿。康老板留下簢说说话吧!”

    郡主的闺房在侯府的东厢,独立的两层小楼,紧靠侯府花园的小湖,九曲桥直通湖心的亭子和花园深处。

    “郡主住在二楼,除了一个贴身丫鬟外,楼蟼悺着两个平日伺候的丫鬟。楼边的单层木屋里还住着侯府的四名护卫。”薛捕头边走边介绍着情况:“郡主失踪当夜,三个丫鬟和四个护卫都说没有什么动静,对小郡主的失踪没办法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推开房门,薛捕头继续介绍道:“这就是小郡主的闺房了。接到老侯爷的报案时是初七一大早。我带人赶来时,房中还残留着一丝迷香的味道,是江湖中寻常不过的‘五更迷迭香’。房中的摆设我特意让侯府完全保留,没有丝毫挪动过的地方。暂时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,包括小楼周围都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对的地方,就如是小郡主凭空的就消失了。当时唯一留下的就是这雪梅花和短笺,就挿在这根柱子上。”

    柱子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凹痕,萧无恨取出雪梅花一比对,果然是雪梅花的边缘造成。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
《推荐点击顶部导航热门区,你懂的》

网站首页

必赢亚洲简易网址